張維為
  美國夢下滑,中國夢強勁上升
  中國夢和美國夢都包含生活和政治兩個層面。在生活層面,兩者差別不大,兩國的百姓大都相信通過誠實的勞動,自己的生活可以變得更加美好。過去30多年中,至少已有超過美國人口總數的中國人實踐了這樣的夢想。但在政治層面,中國夢和美國夢存有相當的差別。美國夢強調美國人自己界定的民主、自由、人權等保證了生活版美國夢的實現,而中國夢則強調“國家富強、民族振興、人民幸福”的整體觀,強調中國今天所選擇的道路是實現中國夢的最佳途徑。
  問題是美國夢今天遇到不小的挑戰。過去20來年,美國多數人的收入不是增加了,而是減少了。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瑟夫·斯蒂格利茨做了這樣的評估:儘管有經濟複蘇的跡象,但現在美國經濟的規模仍比2008年金融危機前小15%。他認為GDP不是衡量成功的好指標,更相關的指標是家庭收入。美國今天的中位數實際收入比1989年(即25年前)的水平還要低;全職男性員工的中位數收入還不如40多年前的水平。他感嘆:“美國自稱‘機會之地’或者至少機會比其他地區多,這在100年前也許是恰當的。但是,至少20多年來的情況不是這樣。”
  與美國夢一路下滑的情況相比,中國夢則展現出強勁上升的勢頭。就筆者的觀察而言,中國夢已經比美國夢更加精彩。僅就物質生活而言,過去20來年,多數中國人事實上經歷了一場財富革命,如果一個中國人過去20年裡移民美國的話,今天再回到家鄉,他可能會強烈感受到中美兩國命運的巨變,真是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啊!這個趨勢看來還將繼續下去。
  最近的一些民調也印證了我的判斷。美國皮尤中心2013年跨國民調表明85%的中國人對自己國家的發展方向表示“非常滿意”,在美國,這個比例為31%。英國的WWP集團發佈了《中國夢的力量與潛力》調查報告,認為“中國夢的吸引力未來可超越美國夢”。受訪中國人中有超過1/3認為,美國是當今世界的“理想國度”,但這種看法僅限於當前,有42%的中國民眾認為,再過10年,中國將會成為“理想國度”。
  資本獨大,美國夢被“出賣”
  這就涉及一個更大的問題,是不是政治版的美國夢出了問題?兩位普利策新聞獎獲得者唐納德·巴利特、詹姆斯·斯蒂爾於2012年出版了《被出賣的美國夢》一書,他們認為美國的政客、政府、富人、大公司之間的權錢交易動搖了美國夢的基礎,使得普通美國人成功的機會越來越少。美國政府替富人減稅,用的理由是富人能給美國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,但這種局面基本沒有出現。富人不熱心把利潤匯回美國國內,而是更多地把錢財轉移到開曼群島等逃稅天堂。
  其實,美國與其天天不厭其煩地向全世界推銷自己的政治模式,還不如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政治體制的問題。對美國政治制度有一定瞭解的人都知道:美國的民主制度,基本上已經被各種充分組織和動員起來的利益集團所綁架,美國人曾引以為自豪的“三權分立”今天幾乎成了政府“無能為力”甚至“政治癱瘓”的代名詞。
  美國“三權分立”制度困境在於:從一個更大範圍看,它無法擺脫資本力量的控制。換言之,“三權分立”僅僅是一種局限於政治領域的制度安排,而在政治領域之外,強大的資本力量似乎可以左右美國的許多制度安排。一個良好的現代政治制度應該能夠確保在一個更大的範圍內,實現政治力量、社會力量、資本力量之間的平衡。這三股力量嚴重失衡,資本力量獨大,這就是美國夢被“出賣”的主要原因。
  中國夢的前景更精彩
  美國資本力量獨大的標誌性事件是2010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:對公司和團體支持競選的捐款不設上限。《華盛頓郵報》專欄作家哈羅德·邁耶森驚呼:“這個裁決似乎證實了中國人對美國民主的批評,即美國民主是富人的游戲。”上周,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又裁決個人競選捐款也不設上限,美國民主就真成了“錢主”,連美國右翼參議員麥凱恩都憂心忡忡地說:“美國今後將醜聞不斷。”
  相比之下,中國模式下政治力量、社會力量、資本力量的動態平衡,特別是中國政治力量的相對強勢和中立,在受到社會力量和資本力量必要制約的同時,大致維持了自己規範和引領資本力量和社會力量的能力,這是過去30多年中國崛起比較順利的一個主要原因。我們也可由此而推論:如果中美兩國都繼續沿著各自的道路走下去的話,多數中國人實現自己夢想的前景應該好於多數美國人,換言之,中國夢的前景總體上將比美國夢更加精彩。▲(作者是復旦大學中國發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、上海社科院中國學所所長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zh92zhzr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